星巴克

谋杀!谋杀!星巴克每年用40亿只外卖杯悄悄谋杀地球!

字号+ 作者:硅星人 来源:中国咖啡网:星巴克 2017-10-18 09:52 我要评论( )

专业咖啡师交流 请关注咖啡工房(微信公众号cafe_style ) 每年,星巴克向顾客提供 40 亿只一次性纸杯。 其中可能有你的一杯或者几十上百杯。 但你有没有想过 这些杯子最后都去了哪? 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希萝布里特 (Shiloh Britt) 对硅星人说到。

专业咖啡师交流 请关注咖啡工房(微信公众号cafe_style )

每年,星巴克向顾客提供 40 亿只一次性纸杯。

其中可能有你的一杯……或者几十上百杯。

但你有没有想过…

这些杯子最后都去了哪?

“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希萝·布里特 (Shiloh Britt) 对硅星人说到。

她在西雅图一家星巴克咖啡店工作了四年。她的岗位被称为“合伙人”(Partner),这是星巴克对所有每周工作时间超过 20 小时门店员工的称谓,成为合伙人能得到各种医保社保福利,还能拿到一些星巴克的股票。

但这并不意味着布里特对公司重大事项有任何决定或投票权——事实上,她的权限低到连自己店里的大小事情都管不了。

比如怎样处理店内每天上百公斤的垃圾。

少数星巴克门店会将垃圾分类为“回收”(Recycle)、“可降解”(Compost) 和“其他垃圾”(Trash) 三种。但布里特发现这样做根本没用,因为消费者压根不知道该把手里的垃圾往哪个格子扔。

一天营业结束后,不同分类格的垃圾袋都用同一种方式处理走了。

“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不是没有问过经理,却得不到答案。

星巴克是全球家喻户晓的快消饮品连锁品牌,拥有超过 2.6 万家门店,在中美两大最主要市场上备受消费者欢迎。

对于星巴克,提供质量合格的饮品,以及便利、亲切的门店体验是公司立足之本。但与此同时,星巴克也一直自视为用可持续的方案提供饮食服务的全球领导者,一家绿色的公司,和它的商标以及主题色一样。

它宣称在运营种尽量降低对环境的影响,比如并采用环保的方式回收门店产生的垃圾。

真实情况是:不同的分类统一处理,有的不同分类里面是同一个塑料袋,或者明明分了格却不标记分类:

最后结果是,星巴克门店一天下来装满的垃圾袋,无论分类与否,里面都是差不多一样的东西:吸管、吸管包装纸、塑料杯、纸杯、热杯托和各种没喝完饮料的混合物。

不相信?现在就造访离你最近的星巴克,看看情况到底是什么样,情况一定会让你感到诧异。

不少当面和远程接受采访的星巴克咖啡师,都对公司处理垃圾的方式有不同程度的怨言。

而事实上,星巴克垃圾分类形同虚设背后真正的问题是:它所谓的可回收纸杯,在实际操作中,并不能真的做到。

以环保、注重社会责任形象示人的星巴克,光鲜的外表之下,还有你看不到的一面。

50 年前,尼尔·阿姆斯特朗和巴兹·奥尔德林乘着阿波罗 11 号登上了月球。

50 年后,我们仍然没有搞定这些小纸杯。

环保公益组织 Stand.earth 给出的数据显示,星巴克每年向顾客提供约 40 亿只纸杯[2]。

在纸杯上,你会发现这样一行小字:

本纸杯采用 10% 消费后回收纤维制成。不可微波加热。

“不可微波加热”的原因,在于纸杯的另一个重要成分:内壁上的聚乙烯(PE) 抗水涂层。

聚乙烯是一种高分子材料,容器、塑料袋、塑料薄膜等包装物都是用它做的。它存在相当高的污染性,但好在对应的回收技术已经比较先进,和废纸回收再生纸一样,理论上,“聚乙烯也能回收再生。”

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很骨感。实际上聚乙烯回收技术在市面并不普及,拥有回收能力的废纸厂少之又少。绝大部分生产再生纸厂,其设备无法分离处理纸杯里的涂层,强行处理的话会阻塞设备。

根据权威机构美国可持续包装联盟的一份报告,美国能回收纸杯的非纸回收厂数量有限,仅能服务全美 20%的人口。Stand.earth 也发现,全美前 100 大城市中只有 18 个城市的环保部门能够回收纸杯。另一家行业机构“纸板箱协会”的副总裁杰森·佩尔兹 (Jason Pelz) 指出,全美有超过 450 座废纸回收处理厂,只有不到 1% 的产能可以回收塑料涂层纸。

当星巴克告诉你纸杯百分百可回收时,它没告诉你的是没有工厂能接收这些纸杯的尴尬真相。

纸杯的环境危害不是从消费后开始的。在消费前,它就已经成为了严重的温室气体来源。

还记得纸杯上的那行小字吗?“10%消费后回收纤维”。

这是再生纸的一种洋气的说法,它的意思是:纸杯的 90% 来自原木,10% 来自再生材料。

2010 年,星巴克前环境事务总监吉姆·汉纳 (Jim Hanna) 接受《快公司》采访表示,“纸杯是我们的标志,我们的广告,是星巴克所代表的社会潮流的重要组成部分。”

星巴克辨识度最高的产品从来不是咖啡或别的什么,而是标志性的纸杯。

为了维持这个标志,每年有 160 万颗树被砍下、切碎、高温高压蒸煮制浆。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说法,制造这些一次性纸杯所排放出的温室气体,等于三万辆小轿车行驶一整年的排放量.

一次性使用后,几乎所有的纸杯都被丢弃、降解。然而这个过程会大量产生另一种常见的温室气体——甲烷。

你喝下的每一杯咖啡,都是一个小小的温室效应产生机;你丢掉的每一只一次性纸杯,都在谋杀地球。

而星巴克仍然无动于衷。

星巴克一次性纸杯垃圾,除了运到美国的填埋场以外,还有一部分“出口”到了中国。

2017 年 10 月 10 日,西雅图喜来登酒店。这天上午星巴克 CEO 凯文·约翰逊 (Kevin Johnson) 在这里分享星巴克在市场推广和技术研发方面的进展。

Stand.earth 的示威者一大早就在酒店门口占好了地方。

他们的背后是一座巨大的“星巴克纸杯怪兽”雕塑。怪兽翼展有 15 英尺,几乎挡住了整条人行道。它由数百只废弃的星巴克纸杯拼成,用了几个星期才收集起来这么多,制作更是花了一个多月。

这群示威者大多有各自的工作,有音乐制作人,有小学生,也有曾在星巴克供职多年的员工。但毕竟,20 年前著名的 WTO 大示威就在西雅图发生,当地热衷环保主义的人口比例在全美数一数二,每个人都是专业的环保主义者,这群人也不例外。

他们身上穿着星巴克咖啡师标志性的绿色围裙,头上戴着黑色的星巴克帽子。他们的脸上带着笑容,和你每次在星巴克咖啡师脸上见到的笑容一样。

他们向路过的行人散发贴纸、传单和以美人鱼为主角的漫画。只当仔细阅读这些资料,或者跟他们聊过几分钟后,人们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些人并非星巴克的员工。

示威者们告诉硅星人,如果微软高管出身的约翰逊真心要把星巴克打造成为一家科技和体验为先的企业,他必须首先解决公司最大的环境难题:40 亿无法回收的纸杯。

而这些绝大部分废弃掉的星巴克一次性纸杯,最后都去了填埋场。

西雅图是全美少数具备前述聚乙烯涂层纸杯回收处理能力的城市之一,但在自己的大本营,星巴克仍然重度依赖填埋。

从西雅图向北开,约 1 小时车程就能抵达一座特殊的垃圾处理工厂,这里的设施采用有机技术来降解垃圾。一座座处理间被厚重的防水布料盖着,就像温室一样,里面的细菌侵蚀着分类好的垃圾,散发出极高的温度,和一种特别的味道。

它的拥有者是“希达格罗夫填埋工业”,一家专业的垃圾公司,经营从回收、再制造到批发和零售的全流程业务。星巴克的垃圾有一定比例来到了这座工厂,纸杯、纸板箱、用弃的餐巾纸盒食物残渣被细菌降解,制成一种备受消费者欢迎的商品:种植所用的泥土或肥料。

但这仍然无法满足星巴克的需求,这家公司每天制造出的垃圾——其中很多缺乏合理的分类——实在太多了。

因此,大量的纸杯被送到华盛顿州当地的,或者南边俄勒冈州的普通填埋场,用隔绝空气的袋子打包起来,然后埋到地下,被遗忘直到永远。

或者,它还有另一种出路:

跟包装箱等垃圾一起,以废纸或混合垃圾的名目出口给中国的废纸厂。

没错,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垃圾进口国。

星巴克的垃圾国际贸易在两国同时造成了难题:中国再生纸回收工艺和产能比美国稍好一些,但毕竟中国是星巴克第二大和增长最迅速的市场,本地再生纸工业已经接收了大量的星巴克垃圾。

中国早已深受白色污染之害,更是受够了这些洋垃圾的进口。2013 年,中国监管机构推出了“绿篱”行动,限制垃圾进口特别是垃圾走私,这一计划一直持续至今。

星巴克纸杯的一生

Stand.earth 项目经理吉姆·艾斯 (Jim Ace) 向硅星人指出,中国限制进口废纸、废金属等洋垃圾,会间接导致星巴克加大在美国本土的垃圾填埋量。

而这显然和星巴克塑造的“重视环境保护”形象背道而驰。

于是,该公司只得用情况复杂,挑战巨大之类的话术,以及甩锅给合作伙伴的方式来搪塞过去。其官网上写到,星巴克在 75 个国家经营,情况十分复杂。且在绝大多数门店,产生的垃圾处理方式,是否回收、如何回收,通常由物业决定。

更何况,前面全部这些说的,还只是星巴克在门店能够收集到的垃圾……绝大多数人把纸杯带回了他们的办公室、家、商场和更多其他地方,而这些地方通常根本就没有垃圾分类,进一步让纸杯的去向复杂化,带来更多的污染。

在巨额商业利润面前,星巴克一次次“认输”

40 亿只一次性纸杯带着大量数百年都难以降解的聚乙烯,奔赴全世界各地的填埋场,成为星巴克送给大自然的礼物。

没有人想要这份礼物。

2008 年,西雅图的环保主义者声讨星巴克,指责其不仅摧毁森林,还制造大量无法回收的垃圾,继续污染地球。

星巴克本已被金融海啸波及,又陷入了严重的公关危机。

为了平息人们的愤怒,当年星巴克承诺在 7 年内实现所有纸杯 100% 可回收,并落实激励计划,让四分之一的消费者自带咖啡杯。

它还跟麻省理工学院达成合作关系,开发新的纸杯回收技术;又召开了三次“纸杯峰会”,和行业研讨并希望能藉此制定出一份全面的回收计划。

然而七年大限还没到,星巴克就在 2013 年的企业责任报告中表示,找不到解决方案。

宣布认输的同时,该公司还将鼓励自带咖啡杯消费的承诺从 25% 降低到了 5%。

因为如果不自砍一刀,承诺别说 2015 年,甚至永远都无法兑现。作为全球快消饮品连锁市场领导者的星巴克,在自己的承诺面前捉襟见肘。

星巴克为消费者提供折扣以鼓励他们使用自带杯。在中国,自带杯到店立减 2 块钱;在美国,折扣的额度是 10 美分。

在行为心理范畴上,这种奖励叫做“正激励”。它有利于消费者短期内记住,但并非收效最显著的激励方式。和正激励相对应的是负激励,也就是惩罚。一种可能的方式:使用一次性纸杯装咖啡,比正常价格贵 2 块。

星巴克的平均客单价在 30-40 块人民币,或者 4-5 美元左右,2 块或者 10 美分并不是一个特别大额的加价,但仍足以在对价格敏感的消费者心中和原价产生产生对比。研究普遍表明,惩罚比鼓励的收效更强,更容易形成习惯。

2016 年,在几次前往星巴克总部示威未果后,Stand.earth 组织成员终于得以和公司高层会见。他们带去了这些行为心理的研究成果,遗憾的是星巴克无法采纳。

原因在于,星巴克极为注重顾客在门店的体验,而加价会让消费者产生“这家门店不欢迎我”、“不想做生意”的印象。惩罚用户从根本上违反星巴克的人设。别提星巴克,恐怕没有企业愿意这么做生意。

示威者在星巴克总部外挂起“纸杯墙”

负激励行不通就正激励。

事实是,星巴克根本没对自带杯减价这回事进行强有力的宣传。在中国和美国,店内都没有公开的、明显的物料告知顾客;在美国,如果顾客不和咖啡师确认,绝大部分情况下咖啡师不会主动告知、给顾客减价。

与其说自带杯减价是星巴克官方推出的环保措施,它反倒更像都市传说。

只在极少数特定的日子,比如今年 4 月 22 日地球日,星巴克才会推出自带杯免费享用一杯饮料的活动。然后,一切如常,自带杯减价的激励形同虚设。

2014 年,星巴克顾客使用自带咖啡杯的次数比例为 1.7%。到了 2015 年,这个比例不升反降,减少到了 1.6%,约 4450 万次。

做点简单的算术,就能明白星巴克消极推广自带杯的心路历程:

每年 40 亿纸杯,暂且换算为 40 亿人次。按照星巴克 2008 年定下的承诺,自带杯顾客比例达到 25%,也即 10 亿人次,每人次减价 10 美分。最后,自带杯减价会导致每年减少 1 亿美元营收。

星巴克 2015 财年营收计 191.5 亿美元,1 亿美元约为 5‰。

这还没算上市场营销预算。如果星巴克真的想要让自带杯消费的比例从可怜的个位数提高到 25%,它将不得不支付巨额的推广费用,购买电视、户外和社交媒体广告等,每年的成本可能要达到数千万甚至上亿美元。星巴克容许这个制度存在,付出的总代价可能会达到,甚至超过 1% 营收的规模。

而对于年营收数百亿美元的公司而言,1% 可不是小数目。

“星巴克不愿意为了环保承受这点损失,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一位接受采访的示威者表示。

示威者制作的“超级美人鱼大战星巴克纸杯怪兽”漫画

星巴克为人们服务 21 世纪的咖啡,用的却是 20 世纪的杯子

治标还需治本。

环保人士早就帮星巴克想好了对策:为何不采用比 PE 更清洁、更便于回收处理的涂层,从根源上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这也是 Stand.earth 一直呼吁星巴克去做的事情。该组织成员希望,星巴克能够用上更好的,被他们称为“纸杯 2.0版本”的一次性纸杯。

示威者告诉硅星人,他们对星巴克只有三条要求:使用现有条件下百分百真实可回收的纸杯、纸杯中再生内容物的比例提高到 25%、自带杯比例提高到 25%。

要求并非不着边际。在水基和矿物质基等方向上,有公司已经开发出多种替代方案。水基涂层较容易溶解,矿物质基涂层可以在处理时被碾碎并随其他污物被筛掉。业内人士指出,其中至少有一种的生产成本等同于或者低于聚乙烯。

而且星巴克已经有了替代聚乙烯涂层的新方案:聚乳酸,简称 PLA。这是一种代塑材料,原料不是别的,正是美国产量最高的作物——玉米。

聚乳酸经常被做成手术缝合线、骨板骨钉,因为它的可降解性非常好,最快半年的时间即可水解为乳酸,可以说非常清洁。起初,聚乳酸的造假较高,后来随着普及逐渐降低。

去年,星巴克在英国的少数门店测试了聚乳酸涂层的纸杯。奇怪的是,这次测试完后没了下文,至今,星巴克门店仍在使用旧的 PE 涂层一次性纸杯。

“星巴克为人们服务 21 世纪的咖啡,用的却是 20 世纪的杯子。”艾斯告诉硅星人。

星巴克提供的一份报告解释了为什么他们没有普及新纸杯的使用:

由于绝大多数消费者在店外扔掉他们的杯子,我们认为能带来最大改变的是提供一个可回收的解决方案,并且鼓励用户使用自带杯或店内的瓷杯。

首先,鼓励用户使用自带杯这条已经解答过了,星巴克对于推广这件事很消极;其次,咖啡师同样不会主动推荐顾客使用店内瓷杯,因为那会增加他们清洗的工作量;最后,“一个可回收的解决方案”到底是什么?

实际上这是星巴克在纸杯问题上最经常使用企业话术。它的意思是:

与其一劳永逸地更换所有 PE 杯子,不如慢慢来,在具有回收能力的地区开更多的门店,并且携手回收厂,让它们逐渐换上能处理 PE 的机器。这样才能形成一个协同的效应,才是有大局观的解决方案 。

这让艾斯感到十分困惑,甚至有点愤怒:“为什么星巴克要这样做?为什么它不着手从自己内部解决问题?这不是完全反过来了吗?”

2010 年,星巴克在社会责任年度报告中明确指出,公司有意解决纸杯的问题,但却处在一个回收工业革新困难,指望不上的大环境里。

也就是说,至少在 7 年前,星巴克就已经完全搞清楚纸杯问题的真正原因了……

然而 7 年后,星巴克仍旧毅然决然地走在这条老路上。

和自带杯一样,星巴克的所有决定都取决于算盘怎么打。

对生产制造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打样贵,量产便宜。产量越少越贵,产量越多越便宜。新订单贵,双方合作越久越便宜。

星巴克一次性采购数量惊人的纸杯,一个订单的数量可能远超星巴克每年 40 亿的使用量。订货量越多,价格越优惠。知情人士透露,星巴克已经和它的供应商国际纸业、派克奇等签订了长期合约,采购了足够用数年甚至数十年的 PE 涂层纸杯。

如果星巴克决定全面更换 PLA 或者其他更清洁/回收友好的涂层,它将不得不重新和供应商签订合约,而这将显著增加它的采购成本。

首先,新签订合约的价格只会比老合约贵。其次,老合约是否还继续履约?如果履约,星巴克只能继续支付采购款,收到用不出去的旧杯子;如果不履约,它将不得不支付违约金。

环保的天使和利益的恶魔,在星巴克高层的头顶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

最后胜出的是恶魔。

纸杯已经成为星巴克在环境问题上的最大负累

做出这个评价的不是环保主义者和批评家,而是汉纳,星巴克前环境事务总监。

2014 年,汉纳的同事,在星巴克负责了环境事务 15 年的本·派克 (Ben Packard) 辞职并加入了一家非营利机构。2016 年,汉纳跳槽去了微软负责数据中心的可持续事务;同年离开的还有 20 年星巴克老兵,前环境事务经理苏·朗 (Sue Long)。

入职时,他们被星巴克对可持续发展的关注打动。在任期间,他们推动星巴克用上了 PE 纸杯这一在当时备受环保人士欢迎的产品。等到新的问题产生,PE 纸杯使命行将完结,理应被新的技术取代之时,他们却感觉无能为力。

《金融时报》专门为派克的去职撰写了一篇报道——星巴克环境事务部门之重要可见一斑。

然而至今,该部门的岗位仍然空缺。

从 2008 年以来,星巴克已经多次做出承诺,没有一次兑现。是年,星巴克的前任 CEO 霍华德·舒尔茨 (Howard Schultz) 在新奥尔良的员工万人大会上亲自宣布,到 2012 年必须实现纸杯“100%可回收”。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2016 年舒尔茨把 CEO 的位子给了约翰逊,自己去做董事长了。

今年 4 月,该公司再度更新了承诺。这次的大限推到了 5 年后的 2022 年:

1)让热杯(纸杯)生产所使用的可回收内容物翻倍(从 10% 到 20%),并更换冰饮杯的材质(现在是聚丙烯 PP);

2)能够接触到纸杯回收能力的门店数量翻倍;

3)主动推广自带杯减价和门店内瓷杯的使用。

可是,没有专人专事,在环境问题上缺乏公司治理,管理层过于计较每一分利益……星巴克的环境难题彻底解决的可能性,只会更加渺茫。

更多专业咖啡交流 请扫码关注微信:FrontStreetCoffee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chemex滤纸怎么折 chemex滤杯使用方法技巧

    烛芒-烛芒咖啡简介 烛芒咖啡风味精品咖啡豆信息 埃塞俄比亚日晒

    世界拉花大赛世界冠军职业拉花达人Ristr8to的Arnon Thitiprasert

    法国大文豪扎尔巴克写作不可获取的东西 挚爱浓咖啡的名人

    咖啡人 | 泰国拉花冠军,无论拉花还是颜值,迷倒千万拉花迷

    遇到这堆奇葩客人有够心塞的~心疼咖啡师一秒……

    梵谷咖啡馆介绍 梵高的画与咖啡馆结缘

    流连于咖啡馆的文人墨客们 毕加索与四只猫咖啡馆介绍
网友点评